飞库小说网      天才瞬间记住本站网址: http://www.daobochina.com

配色:
字体:

正文卷 第四百四十四章 租界风云(求月票)

返回首页  民国谍影   更新时间:2019-07-15  字数:

dnf私服 www.daobochina.com ?    何思明把闻浩一路带到了特高课课长佐川太郎办公室门口,门口的侍卫秘书早就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看到两个人走进,转身将办公室的门打开,闻浩看了看何思明,何思明却是无奈的笑了笑,示意他自己进去,以何思明这样普通特工的身份和地位,没有佐川太郎的允许,是没有资格觐见的。

    闻浩在门口停顿了一下,略微整理了一下衣容,这才迈步走进了佐川太郎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来到办公室正中,这才抬眼看去,对面的正座上一位方脸浓眉的日本军官,正目光深沉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就是日本侵华情报机关特高课华东地区的大头目佐川太郎?闻浩虽然也知道佐川太郎之名,但也没有见过他的照片,这一次才真正看到了这位特务头子的真面目!

    闻浩赶紧学着日本人的礼节,躬身顿首说道:“闻浩拜见佐川课长!”

    佐川太郎也是仔细的打量着闻浩,不得不说,闻浩此人长的也确实是一表人才。

    佐川太郎慢慢的点了点头,轻声问道:“你是中国政府中央党务调查处的特工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是中央党务调查处,南京调查室情报组组长,闻浩!”闻浩赶紧回答道。

    南京调查室情报组组长?中央党务调查处在中国各省各地都有调查室,但是能够在南京总部任职,担任情报组组长,这绝对算得上是一个高级特工了。

    佐川太郎点了点头,接着问道:“秋田君对你的才能非常欣赏,极力为你说话,看在他的情面上,我可以给你一条出路,但是你供出的这个潜伏小组,必须由你亲自去抓捕,否则我们很难相信你,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闻浩听到这里,不禁有些迟疑,他嘴唇动了动,终究没有说出话来,他知道这是他能够求得一条活命的代价,一旦敢出言拒绝,等待他的下场将会很悲惨。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?”佐川太郎的语气中明显带出一丝杀意,目光中的阴冷让闻浩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听从课长的安排!”闻浩只能硬着头皮说道,尽管他不愿意面对曾经的战友和同事,那些可都是他多年的老部下,可生死之间,又哪里顾得了那么许多,还是那句话,人一旦没有了坚持,也就没有了底线。

    佐川太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转头对秋田彰仁说道:“秋田君,闻浩既然是你举荐的,那么以后就交给你来安排了?!?/p>

    “嗨依!请课长放心?!鼻锾镎萌实阃反鹩Φ?。

    他之前和闻浩接触过一段时间,知道这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优秀特工,而他本人在台湾工作了很多年,远离本土,长年和中国人打过交道,实际上并不排斥中国人,也没有一般日本人对中国人特有的轻蔑和鄙视。

    就像他对待何思明一样,在他的思想里,并没有觉得何思明和别的日本学生有什么不同,甚至因为何思明是他看着长大的,反而更加亲近,从这一点来说,秋田彰仁在日本军人里面是也算得上是一个另类,只是他平时掩饰的好,没有人看出来罢了!

    在他来说,加入特高课与中国人作战这是一份工作,而不是事业,所以对中国特工闻浩并没有任何轻视,反而还是比较看重的。

    而佐川太郎也并不是真的不愿意接受闻浩的投降,早在策反俞立的时候,他就有心组建一个以中国人为主体的情报部门,毕竟以华制华是日本人统治中国的一项很重要的手段,而俞立就是他手中最好的一枚棋子,可是后来还没有来得及付诸于行动,俞立就被中国特工给清除了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以来,他一直在物色这样一个角色,这个人必须要在中国情报部门里有足够的资历,愿意为日本人服务,同时,本人也要有足够的能力,为日本人的统治提供助力,现在他对闻浩有些留意了,如果闻浩以后的表现能够让他满意的话,那也是可以委以重任的。

    在之后的几天,法租界里的几份报纸上都了陆续刊登了一些文章,内容大同小异,都是揭露了在上海商界中某些商人的卖国行为,有消息灵通人士甚至指名道姓,说某位傅姓大亨频频与日本人进行商业往来,为日本人做事,为日本人收集战略物资,大发国难之财云云。

    这些文章让刚刚开始进行收购行动的傅耀祖大为恼火,正在公司办公室里看着报纸的他,一把将手中的报纸一撕两半,揉成一团,狠狠的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嘴里破口大骂道:“这些混蛋,拿着笔杆子在外面胡说八道,就差到我的家门口贴标语了,还他妈么说什么民国之罪人,不就是卖了点东西给日本人吗?这是要让我名声扫地??!”

    一旁的田经理也是紧张不已,连声说道:“先生,现在外面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,说我们收购的物资都是要卖给日本人,我们的仓库现在也被人盯上了,物资迟迟无法交到日本人手里,您看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傅耀祖也有些着急,不过他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,闯过无数艰难险阻走过来的人物,这点挫折还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他盯着田经理狠声的说道:“我们和日本人合作的事情,是不是你露了口风,不然那些个小报记者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傅耀祖和日本人的合作,毕竟不是一件小事情,这其中大量物资的转手,经历的环节甚多,手下主要干部知道真实情况那是必然的,不过这些人都是他多年的帮手,算得上是他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里面只要有一个人不满他卖国的行为,将消息透露给记者,都会让傅耀祖名声大损。

    所以傅耀祖一开始就把怀疑的目标放在了自己的手下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不,先生,我跟随您多年,对您忠心耿耿,怎么能做这种吃里扒外的事情,不过陈经理他们几个人可不一定,要不要我去查一查,找到那几个写文章的记者,很快就可以找到泄露消息的人,抓到以后交给您处置?!碧锞硐诺酶辖袅缃?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傅耀祖的手段,这个乱世里,能够走到这一步的人没有一个是善男信女。

    傅耀祖其实也不相信田经理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之事,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,让这事件悄悄的平息下去,不要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“啪”的一声,拍着桌案站了起来,沉声说道:“这些记者的嘴肯定是要堵住的,任由他们在报纸上胡说八道,早晚会引起一场风波,你带着人手去找他们,让他们管好自己的嘴,找出泄露消息的人。至于公司这边先暂停收购,等这件事情平息下去,没有人注意了,我们再继续收货?!?/p>

    田经理一听,有些为难的说道:“可是日本人要求三天后交接第一批物资,我们~”

    “先不要管这些,我们现在自身难保,名声坏了就没有人卖货给我们,到时候拿什么给日本人?!备狄婊恿嘶邮?,断然说道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谁的身上贴上了汉奸的标签,那在租界里一定是众人所指,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既当婊子,还要立牌坊,就是傅耀祖此时的心态!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去办!”田经理连声答应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田经理并没有办好这件事情,在之后的几天里,他根本没有找到这些记者的踪影,这几个人甚至连家都已经搬了,显然是早有准备,刻意的地躲避他们的寻找。

    可是报纸上的揭露文章却是陆续不断,影响是越来越大,甚至有不少商业同行打电话来询问傅耀祖,是不是真的和日本人做交易,话里话外劝说他不要自误,毕竟租界里还是华人为主。

    就连之前与他有过合作的英国商人,也告诫他不要与日本人走的太近,这一切搞得他有些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意识到,这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肯定是有人在暗中针对他,好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操控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是什么人呢?是自己在商场上的对手?还是自己之前下过狠手的仇家?是中国人?甚至也有可能是日本人为了断绝自己后路,迫使自己死心塌地为他们卖命的手段?

    总之可能性太多了,不过傅耀祖知道,自己毕竟还没有开始和日本人交接物资,没有真凭实据,就没有人可以坐实自己卖国投敌的事实。

    至于舆论方面,对手可以收买记者造势,自己当然也可以出钱收买,把水搅浑一些也不是坏事,让外面的人不知道相信谁,久而久之也就成为一场闹剧,不了了之!

    于是在租界里,一场舆论战争打响了,报纸上你来我往,各执一词,傅耀祖的这一手也颇为见效,顿时让许多人都有些茫然,最后也没有人再打电话给他了,局势顿时僵持了下来,让他着实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对手们的目的也达到了,霍越泽的目的就是将傅耀祖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,至于他是不是冤枉的,难道霍越泽不知道吗?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www.daobochina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daobochina.com/book0001/3214.html
本文标签:
快捷键:← 返回书目 快捷键:→
?